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公公的淫奴
公公的淫奴
  六个月前我和约翰结婚,因为他尚在大学读书,所以我们仍然跟他爸爸丹尼尔同住。约翰上课或去打工,我则当秘书帮忙家用。

  没结婚之前我们时常做爱,婚后因为约翰必须赶着上课、打工,甚至要留在学校做研究工作,反而没什么时间做爱。

  告诉大家这些,目的是要大家 解,为什么每次我有机会和约翰非常迷人的爸爸,单独相处数小时,总会手足无措的坐立难安。

  丹尼尔在五十岁上下,可是看起来比实濛年龄最少年轻十岁以上,而帅气迷人劲,比起「保罗。纽曼」毫不逊色。

  总之,约翰的爸爸非常善於调情,而且每次约翰不在时,他都喜欢盯着我望,直看到我尴尬的满脸通红。

  我一直没把这件事跟约翰说,因为不知道他到底心里如何想。当然我心知肚明,把它当成秘密不讲是由於自己的内疚,我喜欢他这种举动。

  整个事件刚开始其实很单纯,大约只是言辞上小小的逗弄,或者偶而拍拍屁股,如此而已。

  然后,珍娜闯进我们的生活来,记得是约翰的爸爸跟她约会一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带她回家过夜。

  让我大吃一惊的是,珍娜只大我几岁而已,丹尼尔介绍我们认识后,抱着珍娜进卧室。

  约翰还在工作没回来,剩下我只好无计可施的坐在那儿,背动听着从公公房里传出的呻吟、调笑声。

  如坐针毡的呆了会儿,紧张的想上厕所,没想到走近公公的房门,声音更清晰,做爱的声响、调笑、呻吟的声音,完全清清楚楚。

  听的我脸红、心跳,浑身发热,竟鬼迷心窍的将耳朵附在薄如纸的门上偷听。
  听得我淫兴大发,更配合里面的叫床声,伸出中指一进一出抽插自己发浪的淫。

  当珍娜尖叫着达到高潮时,我也刺激的同时跟进。

  高潮后浑身虚软无力,只好在被发现偷窥之前,勉强一瘸一拐的回客厅的沙发上。

  十分钟后珍娜独自出房到客厅,坐到我对面沙发上,在我出声之前她就自己说:「丹尼尔想睡一会儿!」

  我回答说:「他工作的很努力。」

  「这对他来说,根本是小事一桩。」

  珍娜咯咯地笑着说,她的话让我尴尬的脸红。跟着她把手放到双腿中间说:「他的实在太大了,看来我最少要肿上一个星期!」

  说完对我眨眨眼示意。

  通常我根本就不喜欢这类对谈,但是这次则不同,她的话不仅使我欲念炽热,而且欣喜的看她公然把手伸入三角裤内,一动一动的揉摩阴户。

  「怎么?你还没消火吗?」

  丹尼尔一边大声问,一边走入客厅,坐到珍娜沙发的椅臂上,他的坐姿,刚好让我能清楚的看见他浴巾底下的风光。

  我试着不去看,可是那根本就不可能。看见他的大老二清清楚楚悬挂在那儿,刺激的我欲念畅旺。如果再看一眼,只要一眼,我想一定会淫水汨汨的湿了裤子。
  使尽吃奶的力气才站起来,打声招呼后进入厨房洗碗盘。呆不到五分钟就听到珍娜再次咯咯地笑,我站的位置又刚好让我能看清客厅的动态。

  真不敢相信眼睛看到的,性感的公公仍然坐在椅臂上,浴巾丢在地上,阳具坚硬挺举着,珍娜跪在他的两腿中间,像舔大冰棒似的舔着。

  把身体斜倚在门框,伸手入三角裤里,像两小时前一样,第二次抽插我的浪。
  一摸到湿漉漉的阴户,兴奋的电流马上袭击全身,差一点就高潮泄了出来,不过我咬牙强忍,等到丹尼尔大声呻吟,向后仰弓身子,把一股浓稠滚烫的阳精喷洒入珍娜的嘴里,此时才允许自己爆发最大最猛烈的性高潮。

  完事后,踉踉跄跄的回水槽继续洗碗盘。洗好擦乾时丹尼尔穿戴整 进来,告诉我他要载珍娜回去,我点点头,他倾斜下来要吻我的脸颊,我却自动的转过头,就这样,我们嘴对嘴吻上了。

  我的阴户仍然浪的发热,这一吻更是火上加油,也就顾不得一切,毫不遮掩的伸出舌头让他吸吮,可是不吸还好,一吸更加浪的快到最高点!

  他呻吟着一手搂住我,另一支大手抚摸屁股,然后用力往他的身体压,将我的阴户紧紧抵住他半软的阳具:「我一小时内会回来!」

  我们的嘴唇一分开,他马上喘嘘嘘的说。我轻声耳语回道:「我会准备好的!」
  四十三分钟后,公公打开大门,我已经洗好澡,喷上香水,穿一件薄的几乎透明的睡衣,换句话说可以说已是全裸!

  丹尼尔微笑表示讚赏,一边色瞇瞇的盯着我颤抖的身体,一边走进客厅,挨着我的身边坐下:「你偷窥我们,是不是?」

  我坦白说:「是的。」

  丹尼尔问说:「你知道我最喜欢珍娜那一部份吗?」

  我咯咯地笑着说:「嘴巴对不对?」

  丹尼尔因为尴尬而脸红,清一清喉咙,说:「她总是让我想起你,其实约翰带你回家那时我就想跟你上床了。」

  这回换我脸红啦。闭起眼睛等待无可避免的热吻,含含糊糊地说:「我也是。」
  我准备好让他抱我躺下,用十寸大鸟插入逼里。不过……他要的更多,他不要只是性交,而是要「做爱」,依照他的方式做爱。

  开始先温柔的吻我的脸颊、下巴、颈子,最后才是嘴唇。彼此不但伸出舌头缠扰,而且轮流进入嘴里让对方吸吮,大约吻了有十分钟之久,他才抚摸我。
  用大手托住乳房,低头隔着睡衣舔乳头,直到坚挺、颤抖为止。然后以他的方式往下舔吻我的身体,直舔到下巴的鬍子骚到大腿内侧,逗的我咯咯直笑才停止。

  「帮人家脱裤子。」我喘息着说。

  丹尼尔听命的往后挪动身子,不过他另加一点小刺激。不仅把三角裤从我扭曲蠕动的屁股剥掉,并且拿到面前,吸舔沾满淫水的地方。

  这是我所看过最性感迷人的事,刺激的我大声尖叫,张开双腿,淫荡的望着丹尼尔,伸一支手到阴户,用中指摸住湿漉漉的阴唇,轻轻的往上抚移、往下滑动,往上抚移、往下滑动,往上抚移、往下滑动……

  丹尼尔咆哮着把内裤丢到地板上,跪下来,把我的身体转正,将双腿上推,然后放在他宽阔的肩膀上。

  「我要吸吮你的浪逼!」

  公公喘嘘嘘的说:「我要吸吮你的浪逼,直到你哀求我停止……然后……然后,我还要一直吸,一直吸,一直吸,一直吸……」

  这些话像闪电似的击中我,丹尼尔跟他那「静静的攀爬、沉默的性交」的儿子,根本就是完全相反的类型。

  我被他那些热辣的威胁搞得兴奋无比,以至於他的唇舌尚未碰触到我,就已经淫水汨汨直流,逼洞一紧一紧的期盼着他的攻击。

  我放声尖叫,两脚紧紧地锁住公公的头,竭尽所能的挺起屁股,让湿漉漉的浪 、充分享受淘气舌头的服务,直到舒服的喘不过气来为止。

  最后,当他把脸移离我多汁的肉洞时,我已经筋疲力尽啦!

  公公将我的腿放回沙发,由下往上吻舔我喘息不已的身体,当两个人的嘴巴碰触在一起时,从他的嘴里第一次尝到自己淫水的滋味,激动、刺激,不禁让我浑身激烈的颤栗。

  「你的逼香喷喷的!」

  公公轻声笑着说,跟着把舌头伸入我的嘴里。

  我也想尝尝他的滋味,也打算像他带给我兴奋一样,让他舒服舒服,不过,我更盼望享受另一种滋味。

  我想要约翰的爸爸将十寸的大鸟,插入我早已湿淋淋的逼里,同时要他把浓浓热热的种子撒满我的逼洞。

  当我暗中模拟自己绝对满意的策划时,忽然发现,公公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全裸的等在那儿了。从头到尾,我都没看到他是怎么脱衣服的。或许是他将自己舔的狂喜入迷的时候,同时把衣服脱光的吧!

  他坚硬的大 擦撞着我的阴户,搞得我心猿意马酥痒难忍,不断的扭转移动屁股,直到湿滑光亮的龟头对到逼洞,用力往上一挺,他壮丽雄伟的大鸟才将第一寸插入我飢渴难当的逼里。

  哇!真大!他的老二实在有够大,虽然我正在兴奋的湿漉漉的状态,仍然涨的有点发痛。当他的巨兽往内插入时,我再也忍不住的哇哇大叫。

  「我们就此打住,不要弄了好不好?」

  公公轻咬我的脖子气喘嘘嘘的说。

  我伸出双手,抓住他的屁股用力往下压,这个动作就把我的意思表达的再清楚不过了,绝不许我亲爱的公公、真的将他让人愉悦又痛苦的「阴户扩展器」从我逼里抽走。

  丹尼尔只是把大鸟静静插在我火热的逼里,让人难过的要命。抬起双脚缠住他的屁股,请求他快快插我,重重地、狠狠地插我。

  我的淫声浪语激起他心中的野性,犹如性欲冲动的公牛,发出阵阵嘶吼。
  挥动特佳的「长矛」粗鲁的抽插我颤抖抖的逼洞,同时伸出手指,戳入我弓起的屁眼里。在他的强烈攻击下,我的高潮一次、两次、三次……一直到来,可是公公依然毫不留情的继续攻击、攻击、再攻击。

  最后,当他呐喊我的名字,同时把约一加仑的热烫「牛奶」灌入我的肉洞内时,我已经兴奋刺激的快疯狂了,这一烫又把我抛入高潮的漩涡中,我乱吼、乱叫、乱抓、乱踢、乱摇、乱扭,直到搾乾他卵蛋里的每一滴汁液,才筋疲力尽的昏厥过去。

  不知道昏迷多久,醒来时全裸的躺在我自己的床上,盖着毛毡,丹尼尔全身赤裸的站在床边看着我,大鸟已经垂软下来,但是看起来跟坚硬苏醒时一样好看,我翘起头在龟头上亲了一下。

  丹尼尔笑了起来,伸手摩弄摩弄我的头发,用如慈父般的声调说:「今晚够满足了吧?小姐!」

  腹部颤动发抖,我把头重新躺回枕头上。丹尼尔说的一点都没错,不过依他话中的涵意,我知道以后我们还会再享受这种乱伦性爱。

  我毫不忌讳的告诉他,下次我想吸吮他的大老二,一直吸到他兴奋高潮的两眼发白为止。

  如果幸运的话,今晚应该就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