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因祸得福-04
因祸得福-04
  香云一声娇呼:「哦…好烫…」
-
-  两人就相拥着,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
  -----------------------------------有一日我和香云去跳舞。
--
  到了舞厅,舞池就放出了时下最流行的迪斯可音乐,我就对香云伸出手。
--
  笑着说「香云,该我们跳了。」
--
  两人下了舞池,香云就晃动她的秀发,跳着时下的功夫舞,一对大乳房也很狂野的晃动。-

-  我的脚虽然在动着,手也在摇晃着,可是一双色眼却盯着香云那对令人窒息的大乳房看。
--
  舞曲一毕,香云与我就回到坐位。-
-
  我邪门的说道:「香云你的舞跳得真棒,很有动感。」香云跳得很热,口也渴,就拿起了她的饮料,就是那杯我放过东西的杯子,大大的就喝一口。-

-  我一看香云喝下了那杯饮料,就很怪异的笑着。-

-  舞池中又响起了十分柔和、幽美的音乐。
--
  我带着香云都下了舞池。-

-  两对男女一块儿,如果说,郎有情,妹有意,那我们之间的进展,就显得比一般人快了一些。
-
-  现在…
--
  香云也被我拉近了怀里,两人在舞池内摇摆着。-

-  我吻着香云的脸颊,而香云也柔顺的接受了。-
-
  香云渐渐的感觉到脸颊直发热,口直渴、心直跳,而且有点痒,但却不知究竟那里痒?
--
  但…
--
  就是这会功夫,香云就肯定了,她是阴户痒,很痒,痒得恨不得主动要求别人与她作爱。-
-
  香云实在忍不住了,她低声说:「我,我们别跳好不好?」我道:「为什么呢?」香云难以启齿道:「我好难过,口好渴也好热。」我时机已成熟了,很温柔的对香云说道:「那我们回坐位喝饮料,再送你回去。」香云道:「也好!」
--
  我把香云的饮料递给了香云,她又喝了一大半,不一会香云的脸更红了。-
-
  我道:「香云,你的脸好红。」-
-
  香云道:「是呀!而且身体也好烫。」
--
  我笑道:「那我送你回去休息好吗?」-
-
  香云软软的道:「好…」-
-
  我扶起了软绵绵的香云,我道:「我们走吧。」坐了计程车,她仍软绵绵的靠在我的怀里。-

-  计程车停在家的门口,我扶着她来到了房门口,进入房间中。-
-
  我将香云的上衣及裙子给脱下来,只剩白色奶罩和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
--
  香云也没有反对,但脸红得更厉害。-
-
  我看到了香云那付上帝创造的尤物玉体,我只觉得从丹田有股热气直冲我的肉棒。
--
  我迫不及待的把衣服全部脱得精光。
--
  我又将香云仅有的防线整个击破了,那条小小的红色三角裤,及雪白的奶罩全都被丢在床头。
--
  我的手在她那双又坚、又挺、又圆的丰乳上,爱不释手的来回不断的揉搓着…捏得她娇喘不停。
-
-  我撤回了我在香云腰际活动的左手,从前面转移到了她的禁地,女人最敏感的的禁地。-
-
  摸到了。
--
  嘿!-
-
  巫山峡谷却是水流不停。
--
  香云张开媚眼,看了我一眼。
-
-  娇喘着道:「小文…我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的里面好痒…好难过。」我此时不断地扣弄着香云那粒早已涨大如花生的阴核,我笑着对香云道:「要我帮你止痒吗?」香云微点点头道:「我…你快嘛…人家都快痒死了…我要你快一点插我的肉洞嘛…」我道:「好!」我别住气又道:「我来了!」
--
  我应声而起,腾身而上。-

-  她玉手带路,引着肉棒直到肉洞口。
--
  我…猛然一挺腰际,噗吱…肉棒如蛇入洞,整根没入只剩双卵。-

-  「哦…」
-
-  香云满意的浪叫道:「哦…这就对了…对了…狠狠的干…好哥哥…插死我吧…」我屁股一抬,肉棒抽出三分之二,再猛烈一沉…噗吱!又进去了!-
-
  「哦…唔…嘿…」
-
-  香云又浪哼一声。-

-  这时香云看起来又妖艳又淫荡。
--
  于是,我开始猛烈快速的狠狠的抽插…-

-  香云则高声吟叫:「哦…唔…这次…真的好爽…舒服…用力太棒了。」娇喘、娇呼不止。
--
  忽然…
--
  我抽出了我的肉棒,龟头在洞口慢慢的磨着。-

-  我我经过了一阵猛插快抽,恐怕难以持久,故乘机抽出休息片刻,以守住精关。-

-  香云猛觉得肉洞内一空,心里也觉得一阵空虚,身体里好像掉了什么东西似的。
-
-  香云急急的叫道:「好哥哥,你是怎么了,为何把宝贝抽出来呢?小穴空空的好难受。」我吻着她的樱唇,把舌尖送入她的口中。
-
-  如饥渴多年似的拼命吸吮我的舌尖。-
-
  她抬起了屁股,要迎接大肉棒。-

-  龟头进去了。-

-  香云猛的向上一抬、一摆,硬把我的大肉棒给吸进去,然后双手抱紧我的腰,屁股一摆,双腿夹住了我的屁股。
--
  我突然奇袭她,猛烈的用十足的力气,将大肉棒用力地往下冲刺,这一顶就猛烈的顶到了香云的肉洞深处。
--
  她满足的长长吐一口气,浪声的叫道:「哦…好棒又…又好涨…我…你还要快一点嘛…人家…都快…痒死了…我要…哎哟…要你狠狠的插…肉洞…」我别住气,力贯龟头如狂风暴雨似的,狠狠的抽插百余下,插得香云满脸生春…香云的屁股也跟着我,有规律的上迎、下摆,下体的淫水如决堤的江水,奔腾而出。-
-
  我气喘如牛的道:「香云,你舒服吗?」-
-
  香云娇脸飞红的道:「嗯…妹妹…舒服…都舒服死了…我今天好怪…特别想要…」我心想我如此心浮气燥,及疯狂的抽插,假如一时无法控制住精门,到时岂不是很丢脸。-

-  我暗想:「改一下战术吧,改以慢进慢出。」-
-
  我飞快的拔出却又慢慢的插入,一分一寸的滑向肉洞。-

-  噗吱的一声,肉棒离洞,她内心一空。-
-
  但…大肉棒进入洞内直逼花芯,刚顶了洞底,香云的内心刚刚感觉到满足时,却又偏偏…噗的一声,肉棒却又似触电一般飞快拔出,随着又慢慢滑进,这样的紧抽慢送,把香云弄得心里慌慌的,胃口也hi得十足。-

-  我之所以采取这一战术,是想先稳固自已的精门,再狠狠的抽插使香云的肉洞更舒畅。-

-  香云忙求道:「哎哟…好哥哥…你快别这样…狠抽慢入了…你不知我好难过…你一抽…我的心也跟着空了…想要你…哎哟…要你狠狠的…插进去…你偏偏又慢慢的…让我全身空虚。」「唔…」-

-  她紧握着我。
-
-  嗲声嗲气的说道:「好哥哥…拜托嘛…你稍为快一点…不!是要你抽得慢一点!」我见她已迫不及待了,于是…我又改变了战法!我改以九浅一深!-
-
  我虽然抽插的速度加快了!但是…总是肉棒半入即退,半进半出的。-
-
  香云刚刚准备抬起屁股迎接大肉棒时,我却偏偏猛的一插插到了她的花芯了。-

-  香云这时浪叫着:「哦…好舒服哦…」-
-
  旦是…偏偏随着我这一插,又是半入不入的,半入又退了。
-
-  香云刚刚要叫:噗吱!的一生!
-
-  又猛烈的直捣香云的花芯了。
--
  这样我的九浅一深的战法,又把慾火如焚的香云弄得肉洞骚痒如蚁,她实在忍不住了。
-
-  香云嗲声的叫道:「嗯…好哥哥…我好痒…人家好…难过哦…求求你…快插吧…别这样…哎哟…别这样…不要再逗了…人家会…痒死了…」「……」我笑道:「好妹妹,你怎么这么浪?」-

-  香云白我一眼道:「是呀…人家都被…你搞的…难过死了…不浪不行呀!」我用手捏揉着她的丰乳,嘻皮笑脸的说道:「嘿嘿!慢慢搞,我一定让你痛快。」香云此时已是慾火如焚,极需要大肉棒的狠狠抽插,所以送上一个长长的香吻。软绵绵的道:「我…我的最最…好哥哥…人家要你加油…狠狠的插…再深一点吧……」我用力顶了一下说道:「好吧!小淫妇,我会尽力把你的浪血插破!」「哟!」香云娇媚的说:「插吧,插破了…我也不会怨你…弄死我吧…我会很感激你的…」「好!」-
-
  语音一顿,我就猛一拔出肉棒。-
-
  于是…
--
  我开始了猛烈的抽插了,我精关早固,况且已是整军再战,故神勇万分,这一波雨点般的抽插,真如天摇地动。
-
-  香云浪叫道:「哦…美…美死了…我会爽…爽死了…哎哟…唔…我痛快…痛快死了…我要飞了…痒死了…」我头低下不断的吸吮她的丰乳,一手揉捏她的乳头,使得香云如一头发情的母猫般狂叫着。
--
  原来就有叫床习惯的香云,经我如虎般的上下夹攻,肉棒撑得她的肉洞淫水直流,疯狂似的浪叫道:「亲哥哥…你就…今天…好好的干我吧…我已经…服了…你的…唔…爽啊…我的天呀…肉洞会裂的…爽死了…宝贝…亲哥哥…」「唔…」她突然一阵颤抖道:「哎哟…不得了…我要…泄了…爽…又泄了…」一阵颤抖,又泄了一次。-

-  但是…-
-
  香云此时已进入性的最高潮,她用手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更是歇斯底里的浪叫着:「哎哟…嘿…我…不得了…浪穴碎了…让你搞坏掉了…唔…」「我…完了…」女人的高潮比男的慢了许多。
--
  但…只要进入性的最高潮,女人就会接连几次的泄身…于是…「哎哟…天啊…我会死了…肉洞裂了…我又要…唔…」她嘴里直叫,而身体是一阵一阵的颤抖,她的媚眼微张,又紧紧的闭上,头一摆,又拼命的乱摇乱摆的…身体扭着,屁股也跟着猛烈的迎合。
-
-  噗吱…噗吱…-

-  肉棒在满满淫水的阴户进出,而带动满是淫水的阴唇,一翻一收的发出这美妙的音乐…噗吱!噗吱!噗吱…噗吱…
-
-  由于我用力过猛,床舖也好像得到快感似的吱吱叫。-

-  香云已经进入性高潮的最高峰的境界。
-
-  「哥呀…」-
-
  香云有气无力的叫道:「不行了…哥哥啊…妹妹…真的受不了…我不能动了…」「唔…我好舒服…」
-
-  香云此时因为阴户磨擦过久,开始有点痛了,她已过了高潮的绝顶,如今…她需要休息了。
-
-  但是…我却偏偏愈战愈勇,抽、送、擦、旋、磨、转,肉棒如出山猛虎。
-
-  香云求饶道:「亲哥哥…好哥哥…你快停吧…我不能再干了…唔…嘿…」她的脸色苍白,她哀求道:「天啊…哎哟…你…宏哥…真会把我…搞死的…我要死了…」我被喊得直想收兵了,但,如今我已陷入高峰,欲罢不能,我只有加快抽插的动作,尽快发泄。
-
-  我喘着气道:「好妹妹…我快了…马上就…好了…你再忍耐一下…」香云眼珠直翻,连喘气都感觉无力了。
-
-  她呻吟的道:「哎哟…不…哥哥…我…快死了…会死的…」突然…我停止猛烈的抽插,我伏着不动了,一股如箭似的热流,正射入她的花芯、子宫口。
--
  香云她此时正在快要死的边缘上,突然被我这股强劲的精液,又给射醒过来。-
-
  「啊!」她惊叹了一声,「哥哥呀…美死了…爽死了…痛快死了…唔…」我也累得不想讲话,身体一侧倒在一边。
--
  香云也无力再动了,闭目养神了,双方都疲劳过度,两人相拥的睡着了。
-
-  经过我日以继月的努力香云的肚子终于渐渐大了起来,怀了孕的香云看起来还是那么美艳动人,举手投足间总是散发一股迷人的风味。香云以胎儿安全为由不让我插她前面的小穴,但愿意以口交来满足我的性慾。想不到一向保守的她肯做这种牺牲。
-
-  每次看到香云的樱桃小嘴生疏的套弄着我的大阳具,吸允着它并不时以莲舌搅动着。-

-  它极尽任何挑逗事宜直到我忍不住射出精水为止,香云真不愧是一位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娇妻。-
-
  香云不久为我生下一位漂亮讨人喜爱的女儿后,我对香云更加呵护疼爱而她也对我百般顺从,最奇特的是她的小穴竟然像从前般紧绷一点也没有宽松真是个宝穴令我又惊又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