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欢喜佛的特别修炼-02
欢喜佛的特别修炼-02
 凌峰甚是欣慰地将他扶起,从一丝气息孕育成为一个活蹦乱跳的石猴,是他 亲眼所见,对石猴倾注的心血和感情,相当深厚。 -
-
「那你就做贫道的四弟子,为师传你不死金身心法,你在以后会用到!不过 你以后还会有其他师傅,也会学得更多神通!」 -

- 石猴不是很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把凌峰传授的不死金身心法记在脑子里。 -
-
第二章路救杨婵 -
-
「咦?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这么热?」凌峰忽觉四周的空气仿佛燃烧起来一般, 掐指一算,眉头不由一皱,原来是只三足金乌从他花果山上方路过! -

- 只是这大金乌不在扶桑树上好好修行,跑到人间干什么? -

- 「放开我,快放开我——」一女子挣扎求救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凌峰放眼 望去,只见一身着金色铠甲,手拿不知名兵器的年轻男子,正押着一白衣道袍女 子腾空飞行。 
--
一声冷哼从那男子的鼻孔发出,「休想!天规不可破,不将你和杨戬斩首示 众,怎能维护天庭尊严!」 -
-
「一只三足小乌鸦就敢出来乱跑,真是让贫道佩服你的勇气!」凌峰现出身 形,再摇身一变,换了个老道士的模样,挡在那金乌前面,既然让他碰上了,就 不会坐视不管。 -

- 更何况三圣母杨婵一直都是他心目中的女神,说他是听三圣母的故事长大的 也不为过。 
--
「你说什么?我乃三足金乌,玉皇大帝大太子,不是什么乌鸦!你是什么人, 胆敢拦住本宫的去路?!」对方一眼就能瞧出自己的根底,显然不是平庸之辈, 这让大金乌心里一惊。 -

- 凌峰呵呵一笑,「都一样,三足乌鸦也好,三足金乌也罢,你不在扶桑树上 修行,却来祸害人间,强抢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羞不羞啊?还有脸说自己是 玉皇大帝的大太子呢!」 
--
大金乌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阵,眼神里喷着怒火:「她是天庭通缉的重犯, 小神只是奉命捉拿而已,道长多管闲事,就不怕惹祸上身吗?小神最后警告你, 道长千年修行不易,不要因为一念之差,而毁于一旦!」 -
-
「是啊道长,您快走吧,您要是救了我,就是和整个天庭为敌,您斗不过他 们的,快走吧!」被缚住的杨婵也是痛苦地摇着头,劝着凌峰快些离开。 
--
看着她被大金乌烤得直冒白烟,凌峰心里倍儿心疼。 
-
- 「这事贫道管定了!」笑了笑,凌峰双掌合十,默念道:「佛光普照!」双 掌之间立刻发出一道刺眼的金色强光,瞬间将大金乌笼罩。 -
-
等到金光散去,大金乌睁开眼来,却发现那道长和手中缉拿的要犯杨婵已经 不见踪影。 
-
- 「哼,竟然是佛门众人,以为扮作道门中人就能骗得了本宫吗?和天庭作对, 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大金乌知道自己一人不敌,决定先回去禀报天庭再说。 -

- 千里之外,凌峰恢复原形,笑道:「这位姑娘,贫道见你心地善良,不知为 何会成为天庭的重犯?」 
--
杨婵见道长摇身一变,虽然仍穿着紫色道袍,但却已经判若两人,英俊端庄, 脸上那和煦的笑容,使他看起来就像个亲切的大哥哥。 -

- 她也知道,神仙都是可以变来变去的! 
-
- 被凌峰这么一问,杨婵不由陷入了一阵回忆,回忆起在灌江口一家五口幸福 开心的日子,耿直忠厚的父亲,善良美丽的母亲,憨厚的大哥,顽皮的二哥,无 忧无虑的自己…… 
--
凌峰虽然在自己那遥远的家乡听过这个故事,而且不止听过一遍,但听杨婵 悲恸的回忆,内心也是深深被震撼。 
-
- 具体什么感受,有同情,但更多的是心疼。 -
-
虽然现在杨婵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姑娘,还没有得到宝莲灯,还没有成为 华山的三圣母,但却不影响她在自己心中那善良美丽的女神形象。 -

- 见杨婵哭得伤心,凌峰掏出一块手帕递给她,「天规无情,但玉帝更为无情, 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能忍心痛下杀手!而他自己和王母结合,还生下十个金乌,七 个公主,就不算是违反天规吗?」 
-
- 玉帝的这种『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行为,让人非常气愤,凌峰 也是性情中人,真恨不得立刻飞上天去,把那玉帝老儿从天庭宝座上踹下去,让 他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
- 当然这也只能想想而已,或许天庭内暂时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三清、女娲, 西方二圣,随便哪一个出手,都能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

- 他在等,等封神之日的到来,封神过后,圣人归隐!同时他也在积攒功德, 有功德护体,万法而不伤身,妙用无穷! 
-
- 杨婵接过手帕,轻轻擦拭脸颊眼眶中的泪水,犹豫了一阵,但还是跪了下来, 「恩公,杨婵本该不能贪心,但二哥真的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求恩公救救二哥!」 
-
- 凌峰连忙将杨婵扶起,「杨姑娘快起来,你二哥贫道见过,只是他已经学得 一身本领,就天庭的那点虾兵蟹将,恐怕还奈何他不得,你就放心吧!」 
-
- 「真的?」杨婵欣喜若狂,她最担心的就是二哥的安危,当日两人商量好, 两人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要去拜师学艺,就算豁出性命,也要救出母亲! -

- 「那二哥现在在哪?恩公知道吗?」二哥终于学艺归来,让杨婵看到了救出 母亲,一家团圆的希望。 
--
失去了才知道,一家人能亲密地在一起,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
-
凌峰苦笑着摇摇头,「前日杨兄弟和西方佛祖座下二弟子金蝉子斗法,恰好 在贫道洞府外,两人法力不相上下,一时难以分出胜负,便罢手而去,之后贫道 就不知其去向了。」 -

- 杨婵欣喜的目光黯淡了下来,「没关系,只要二哥平安就好,今天还要感谢 恩公救命之恩,请受小女子一拜!」 
--
凌峰连忙阻止,「使不得,今日贫道救你,只能说是一个缘分,况且姑娘心 地善良,贫道不救,也会有人出手相救!」 
--
杨婵的手突然被凌峰抓住,俏丽的小脸蛋漫上一层浅红,羞涩的目光正好和 凌峰那饱含深情的眼神撞上,急忙低下头去。 
--
四周一股气息蔓延开来,有点暧昧的味道。 -

- 凌峰见杨婵羞涩脸红的模样,心里一阵好笑,不过也没敢多占人家的便宜, 连忙松开手道:「姑娘,那贫道就此告辞了,若是有事,可到花果山水帘洞来找 贫道!」 
-
- 杨婵点了点头,但还是没勇气抬起头来。 -
-
忽然间又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抬头寻找,可道长已经离自己好远,望着他的 背影,心思一阵难以言喻的悸动和复杂。 
--
「师傅,师傅,您老人家可回来了,大师兄他们整日练功,却让我管理这些 花花草草,不公平,不公平,我也要学那些大神通,还有长生不老的本事!」 -
-
一见凌峰回来,灵性十足的灵明石猴就抱怨起来,天生好动的他,怎么看也 不适合管理这些花花草草。 
-
- 凌峰听着石猴那带着独特韵味的稚嫩声,在他那动个不停的脑袋上敲打了一 番,「你这猴头,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花草,而是为师用来炼丹的仙草!你那三 个大师兄学的神通,你这急躁的性子学不来的。」 
-
- 「师傅,你就是偏心!还没教我,怎么就知道我不行!」 
--
「好了,好了,不是为师不肯教你,而是你另有机缘,到时候你就明白为师 的苦心了。」 
-
- 「什么机缘?师傅快说说!」灵猴急切道。 
-
- 凌峰轻叹一声,「天机不可泄露,你即刻收拾行李,准备出海学艺去吧,到 时自然会有人教你,你可得耐心学,用心学,不可骄傲自满!」 -
-
「弟子谨遵师傅教诲!」听到能学到本事,灵猴欣喜若狂,以后再也不用管 理那些讨厌的花花草草了,还被那些小猴子嘲笑! 
-
- 凌峰无奈一笑,希望他能把自己的话听进去,多学些神通吧! 
-
- 花果山上千只猴子为石猴送行,凌峰一再叮嘱,让他路上小心,不要惹是生 非,石猴连连点头,可不知他听进去的能有多少。 -
-
灵明石猴走后,身为大师兄的元洪开口道:「师傅,您为什么不亲自教他? 还让小师弟去别处拜师呢?」 -
-
其他两位师弟元芳、元辰也疑惑不解地望着凌峰。 -
-
「不是为师不想教他,而是他另有机缘,好了,你们专心修炼去吧!」 -

- 是夜,凌峰元神出窍,闯入地府,从第一层一直寻到第十八层,才找到杨天 佑和杨蛟的魂魄,只可惜杨天佑的魂魄已经濒临溃散,杨蛟是半仙之体,或许还 有一线希望。 
--
玉帝的狠辣让凌峰汗颜,人死了,连魂魄都不放过。 -
-
凌峰仔细端详着杨天佑的魂魄,他到底有何能耐能让天庭的欲界女神瑶姬动 下思凡之念? 
--
还是瑶姬在天上寂寞太久了? 
-
- 杨天佑忠厚老实是不假,但天下间忠厚老实的人大有人在,绝不止他一个! 
--
摇摇头,凌峰努力不让自己去想那么多,带上杨蛟那半死不活的魂魄,迅速 离去,而在凌峰离去的那一刹那,杨天佑的魂魄也走到了尽头,灰飞烟灭。 
--
魂魄带了回来,但如何让杨蛟还阳,凌峰却还在试验当中。一路走到今天, 没有师傅的指导,全都是他自己一人摸索、领悟出来的,像变幻术,无所谓三十 六变还是七十二变,他可以随心所欲地变化,而不被他人察觉,像腾云驾雾之术, 他则另辟蹊径,破开空间瞬间移动,他简称为瞬移。 
--
而对魂魄的研究,凌峰也才刚刚开始。 -

- 不过按照他的设想,要想让杨蛟还阳,就必须寻到他的肉身,可他的肉身早 已被天兵天将毁去,所以就只能给他重塑肉身。 -

- 解铃还须系铃人,凌峰掐指一算,寻找杨蛟生母瑶姬的下落,只有找到她, 方能使用他的办法重塑杨蛟的肉身。 -

- 「玉帝老儿还是有点本事的嘛,让贫道的紫微斗数都失了效用!」凌峰啧啧 叹道,不过他还有绝招,「大道无情,给我现!」 
--
额头上顿时冒出一只金眼来,看上去和杨戬的天眼有些相似,只见那只金眼, 将三界的每一个角落笼罩,层层扫视,破开一切隐藏阵法。 
-
- 再次掐指一算,不但寻到了关押瑶姬的桃山,还有另外一番收获,他一直苦 寻不到的蓬莱仙岛也终于现出了踪迹。 
--
凌峰的纯物理攻击,法术神通堪称一绝,但最让他骄傲的是他的元神修为! 
--
此招秘术大道无情,也是他自行摸索领悟而出,虽可窥探一切,却也让他元 神大受震荡,起码十年的修养,才能再次使用。 
--
瞬移进桃山,那点防御阵实在困不住他,凌峰见到瑶姬的第一眼,瀑布般的 披肩秀发乱蓬蓬的犹如疯子,神情呆滞,眼眸无光。 -
-
她这副模样,凌峰倒也能理解,亲眼目睹自己的丈夫、孩子被她亲侄子杀死, 自己却无能为力,如何能不让人疯狂! 
-
- 若是换做他凌峰,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杀了他妻儿,他估计也会发疯的,只要 还是个有感情的人,都会发疯的。 -
-
凌峰站在她旁边半天,瑶姬才缓缓抬起头来,下一刻双目瞪得老大,双手颤 抖,不可置信地指着凌峰:「天佑?真的是你吗天佑?」因为她眼里所看到的赫 然就是她死去的丈夫杨天佑。 
--
凌峰心生愧疚,他在地府见过杨天佑的魂魄,还顺带着吸取了他魂魄中的气 息,摇身一变,变成杨天佑的模样,就连瑶姬的天眼也分辨不出。 -
-
不过一想到自己这样做是为了救她的儿子,凌峰就暂时先放下了那份愧疚和 不安。 
-
- 第三章和瑶姬缠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