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干到昏天黑地的十二小时(4)
干到昏天黑地的十二小时(4)
 -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即便在梦中扰心的交响曲还是不断的在我耳边吹奏着,突然间门外传来“啊”一阵凄厉的尖叫声…….。”说道“啊”这可恶的家伙竟然放高了语调,声色凄惨而又阴森,达到了或是超出了他所预料之中的效果,我和薛颖差点从沙发上滑到地上去,本来我俩的心已经被他带来的恐怖气氛掉到了嗓子眼处,这下更是惊得差点把魂都吓飞了,我努力想让自己安静下来,双手死死压住快要从嗓子里蹦出来的心脏,可是我的双手显得那样的软弱无力,根本控制不住快要蹦出胸膛的那颗狂跳的心,我需要宣泄,宣泄的对象就是我最爱的,此时看来也是最为可恨的人,我疯狂的向他扑了过去,可我忘了我的小腿还被薛颖的小腿缠着,一下扑到了他的怀里,被他扶住了,这样我也不甘心,我挣脱了薛颖小腿的纠缠,跬坐在他的大腿上,两只小拳头没完没了的向他的胸膛背部击打着,我爱人并没有阻止,嘴里嚷着:“嗨,嗨,嗨,是你们让我讲的啊,我又没犯错误,停手停手啊!”他还是扭过身子任我捶打,我也分不清是在发泄还是在撒娇,反正打累了才停手,理了理头发:“看你还敢在吓唬我们,再敢吓我我就咬死你。”说着我真的张开嘴贴到他脸上,我爱人连忙扶住我的手臂:“好好好,我不敢再下你了,这能怪我吗?是你们想听恐怖故事的,你呀,你就这麽胆小,你看人家小薛,她不是好……..。”我们这才把目光转向薛颖,我爱人说不下去了,薛颖已经被我的小腿带的坐到了地上,嘴唇苍白,还不断的抖动,欲呼而张开的小嘴现在还没合上,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我们,我们夫妻都没想到薛颖竟被吓成这样,我爱人看了我一眼,意思是让我去瞧瞧,他也有点后悔了,我连忙跑过去,抱住她吃力的把她抱到沙发上,又将她搂在怀里,拍拍她的脸:“小薛小薛,你没事吧?嗨嗨,醒醒你也别吓我啊。”费了半天劲薛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我没事我没事,我怎麽可能被吓到?秦…..同志…..你还是继续讲吧。”她连话都说不全,还在逞能。我又好气又是好笑的:“还要听,在听下去你的小命都没了。”薛颖:“当然要听完,不过秦大哥,你也要稍微缓着点讲,我虽然不怕,但是你把江姐吓到怎麽办?”这小姑娘竟然往我身上推,我用力推她:“去去去,我不管你了,我也不知道刚才把谁吓的魂都没了。”-

-  薛颖死死搂住我一条腿挤在我的两条腿之间,双手搂着我的腰,脸贴着我的胸口,瞧向我爱人:“这下江姐就不会害怕了,秦大哥,你讲吧。”我只好和她相互搂着,这样至少能相互壮胆,我又扭头对我爱人讲:“那你继续说吧,但是别再吓我们了。”我爱人用双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这样还叫什麽恐怖故事?”看见我瞪向他连忙举起双手:“好好好,我保证。”他一口气喝了半杯水:“讲到哪里了?呃,对,当时我听到叫声,吓得立刻坐起来,柔了一会眼,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没等缓过神来,就听到过道里传来“噔噔噔”急速跑来的脚步声,很急促,到了我的门口“咚咚咚”发疯般的敲打我的门,我被惊得头皮发麻,手足发凉,我尽力冷静下来,壮了一下胆喝问着:“是谁呀,什麽事?”我听到的是护士的声音:“秦医生,秦医生,快开门,开门呀,我的心又是一沉,出事了?那个病人出问题了?不对呀!我查过病房的,我也没多想连急穿上衣服去开门……..”薛颖身子又有点抖了,她忍不住了,想找点话缓解一下气氛:“秦大哥,你可真的是急,急得连裤子都不穿。”我想了一下也笑了出来,我爱人摸了一下鼻子干咳一声:“你们俩个放肆,不过也怪我没讲清楚,我们那是部队医院,许多干部都是自连队养成了习惯,值班的时候,都是穿着衣服睡觉的,那天是我值班,为了应付紧急情况所以只是脱掉了衣服,你们不了解情况也就别乱插嘴了。”看我俩不支声了他就接着讲:“刚打开门两个人就扑过来,吓我一跳,定睛一看果然是那个小护士和那个小女兵,她们一进来就死抓住我的手臂,浑身颤抖着,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时我的心又紧了起来,我和薛颖互相搂紧,预防这可能在此到来的惊吓,他继续着:“当时的气氛下我也害怕,但我毕竟是这里唯一的男子汉,不能让两个女孩子看扁了,我拍拍她们两个的肩安慰着:“别怕,有我呢,发生了什麽事?”她们俩个还是没发出声音来,惊恐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走道,我顺着她们的目光看过去,走道上静悄悄的,只有稳压器不灵的荧光灯还在忽闪忽闪的,再向前就是护士值班室,门是开着的没亮灯,黑洞洞的门口现在看来就像是魔鬼的血盆大口,里面藏着锋利的牙齿。
-
-  当时,我不由的想喝口水了,我大喝一声:“有人在那里吗?有的话就出来。”我自己也搞不清是在给自己壮胆,还是要安抚这两个受了惊吓的小女兵,没有回应,我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对着那个女护士:“小冉,发生了什麽事?你们看到了什麽?”有我在是她们俩个的心神慢慢恢复了过来,女护士虽然是文职干部,可也是穿军装的,也是军人和当时的我没两样,还是她先开口了:“秦医生,你不知道,外面有个东西再往里看,我俩吓坏了就跑来了。”我又有点紧张了,东西?什麽东西?是鬼是人?”我祥装镇定:“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点,详细点说,你在怕什麽。”小冉护士镇定了一下:“我和燕子在睡觉,迷迷糊糊中我好想听到窗户上有响动,我怕听错了没有动,过了一会窗户上又有声音发出,我听出来好象有什麽东西在撬我们的窗户,我一下被惊得坐起来,燕子也醒了,我两都没有出声,撬我们的窗户声音一刻也没有停歇。”这时连我听的身子都有点抖了,抓了几下头皮:“后来呢?”小冉护士:“我胆子很小,不敢动,后来,我忍不住了,我就拿起手电筒,悄悄的走过去掀窗帘,想看看外面是什麽。”我的心提了起来暗叫一声:“我的妈妈!你这是胆小吗?换了我就绝对不敢去拉窗帘。”小冉护士:“我一下子打开窗帘,用手电筒一照,吓得我差点昏过去,我正好照到它的头部,可是一部分被窗户的格子挡住了,只露出它的一只眼睛,脸部的其他部分只是窗格子的阴影,那只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我看,吓得我就惊叫起来了,手电筒也掉了,打开门我俩就跑到你这里来了。”她说完后又看了看护士值班室的门口,看来真吓得不轻,我听的都双腿发软,但是从现在情况看来,应该没有东西进来,门锁事先我也检查过了没问题,我在打着主意想着办法:“小冉,你昨天白天睡觉了吗?”小冉护士有点搞不清我为什麽要问这个问题:“没有哇,我上街买东西去了。”我又问那个小女兵:“小刘,你休息了吗?”这个女兵姓刘,她摇摇头:“没有,我打牌了。”我松了口气:“就是嘛,你们两个都没有休息好,工作又累,精力不够充沛,所以容易产生幻觉,或是幻听,这种现象经常发生,所以不会有事的,忘了它,安下心来好好睡一觉就好了,别担心有我在这呢好吗?”小冉再次抓紧我的手臂:“秦医生,秦医生,这是真的,绝对不是幻觉,我起眼看见的,不信你问燕子。”那个小女兵好像生怕我逃了似得抓这我的手,不,不能说是抓那是“抠”我的手感觉很痛,幸亏军人不许留长指甲,否则我可能未战斗先流血了,那个小女兵也急忙争辩:“是的,是的我们绝对没有骗你,我也是亲眼看到的,骗你我就是小狗。”我何尝不知道她们俩说的是真的,我也是想让自己的情绪缓解一下,她们俩是有我作后盾,那我的后盾在哪里?可是她们俩个根本不给我留这个余地,干脆一个人抓住我的一条手臂向护士值班室拽,我没想到这两个女孩子力气还真大,把我向前拉了好几步,那光景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俩个小鬼抓着我往油锅里送。”这时薛颖不禁“咯咯”的笑出声来,我也笑着推了她一把,对我爱人继续,“是的,要说不怕那就是骗你们了,我费了好大劲甩开她俩,整理了一下衣服,刀都架在不脖子上了,容不得我后退,我战战兢兢的往护士值班室走,心跳动的很快,我没有数过,120次总是有的,她们俩走到门口就停下了,小冉向着窗户指了指,我拼命咽了一口吐沫,希望能把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咽下去,窗帘是拉着的,我走过去伸长一只手臂准备拉窗帘,身体侧着基本是转向门口,如有不测能快点跑,准备工作完毕,我摈住呼吸猛地拉开窗帘。”“啊” 薛颖惊叫了一声,看了一下我两伸了伸舌头。我爱人:“不太出乎我的意料,窗外没有人,鬼影也没一个,外面只有几颗干枯的桃树,左右也没看到什麽,我让小冉把灯打开,手电筒掉在地上,周围散放着她俩的高跟皮鞋和白色的护士鞋,一顶大檐帽是小冉的,我松了一口气:“你们看什麽也没有吗。”小冉连忙分辩说:“我看到的,明明看到了一个头还有眼睛,绝不是骗你的。”我笑了一下:“或许你们是在梦里?要麽是看花眼了,她们的话我当然信,但是已经查过了,有了交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现在真想撇开这件事,钻被窝里一觉睡到天亮,其他就不是我的事了,免得担惊受怕。”小冉急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这是真的,秦医生要不然你出去看一下?”这次我和薛颖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异口同声的:“这样就对了。”我爱人瞪着我俩:“嗨嗨,你们俩到底是向着哪一方的?我就说吗,女人在关键时刻总是最自私的,根本就不管别人的死活。”我忍住笑怕他不再讲了,又推了一下薛颖:“别笑了,让他讲,你不想再听听他的英雄事迹?”薛颖也不敢笑了。
-
-  我爱人念叨着“岂有此理”还是往下讲了:“我当时脑袋“嗡”的响了一下,感觉自己的头大了一圈,周身发麻,差点站不住了,心想“你们俩个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呀,为了自己也太不顾别人生死了,这两个小姑娘人不大,心可是够黑的,即便不能说借刀杀人吧,草菅人命用到她俩头上绝不为过,我真想制制这两个心狠手辣的小女兵,她俩真是胆大包天,世界颠倒了,竟然给我下命令,临死前怎麽也要发泄一番,我看了她俩一眼,找到借口了:“你们俩个是怎麽搞的,衣服也不穿好,风纪扣也不系,还穿着拖鞋到处乱跑,你们还是军人吗?她们俩逃的太急,头发松散,天也黑,衣扣都扣错了,军服内只穿了无领内衣,白白的肌肤都露出来了,拖鞋也穿反了,我当时有点时间保持了军容整洁,所以我可以理直气壮的批评她们,我说完走出护士值班室,一边想着对策一边四处观察,说归说发泄归发泄,她们给的活还是要干的,即便这可能是要命的活,我看到的墙角处立着一把铁锹,赶忙走过去拿过来,挺顺手,心想只有靠它来保命了,这时候小冉和小女兵整理完毕也出来了,小冉手里拿的一把扫把,我想这东西管什麽用?要给人家抓痒痒还行,女兵小刘更是让我哭笑不出来,手里拿了一只拇指粗两尺长的小木棍,这东西能打仗?我敢肯定的说这东西根本连一只鸡都打不死,她们俩个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但是对当时的我来讲,这两个小女孩就像是一对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美目射出的光罩着我,就像是两张贴到我的脸上的催名符,我尽量畅快的诅咒她们,也只能在肚子里发泄,男子汉的英雄气概还是要表现的,我故作镇定:“小冉,去把门打开。”半天没动静,我感到有什麽凉凉的东西塞到我手里,那是一把钥匙,什麽意思?难道开门的事也要我来作?我又不得不安慰她:“没事的,有我在这里。”小冉拿过钥匙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这只有两三米的一段路,对她来讲几乎有两三公里长,走过去很缓慢,像慢镜头,可是你看吧,解锁下锁退回来的速度那是眨眼般的快,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她早就钻到了我的身后。不错,我这一米八零的个头的确是个很好的挡箭牌,即便真的有魔鬼冲进来也是先把我吃掉,才轮得到她们俩个,这时我的心又提起来了,呼吸都感到不顺畅,头发像是炸起来了一样,手足发僵,口唇发麻,当我最紧张的时候,突然感到一个硬物顶在我的脊背上,吓得我差点连铁锹都扔了,我迅速的转身,看到的却是那个小女兵双手拿着她的小木棍弓着腰如临大敌紧跟在我的身后,正是这支小木棍杵到了我,气得我快要发疯了,这只连鸡都打不死的东西却差点吓死我,不过我真的不敢再看她俩了,这是对敌人来说的,对我来讲这只不起眼的小木棍就像是一把明晃晃的刺刀,告诫着你“前进可能还有活路,后退那就对不起了”她们俩个两双胆怯可怜的眼神,就像是上级下达了总冲锋令,没有退缩的余地,俩个女孩子的姿态倒像是冲锋的样子,但那不是对敌人是对着我的,根本就是战场上的督战队员,无疑是提醒着你:“对不起了!不想上也得上,后退一步是死,冲上去听天由命,你看着办吧。”我先是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那不能叫肌肤了,根本就是木匠用的锉刀,我心里先将这两个狠毒的女孩子骂了个遍,深吸一口气,勇气是要鼓的,做为男人“只能前进一步死,绝没有后退半步生。”即便是死也得壮烈一点,我猛地用铁锹把跳开窗帘,大喝一声,一个前滚翻出去了,我反正是没头没脑的将铁锹舞弄了一翻,撞到墙壁上为止,靠在那儿,脑袋里空空荡荡的,好半天魂魄才回到身体里,定定神,双眼四周望去,什麽都没有,风都差不多停了,院子里静悄悄的,既然出来了,硬着头皮四周转了一圈,没发现什麽,这时门里传来小冉的声音:“秦医生,你还在吗?看到什麽了吗?”这两个自私自利的女孩子现在才想到我,是不是还以为我死在外面了,我没好气的:“我都查过了,鬼影都没有一个。”回到里面锁好门,我有气无力的:“好了,这下你们放心了,满意了?”那个小女兵:“我们就知道秦医生是个好人。”“好人?让我送死的时候为什麽没把我当好人?”我没敢说出来,让这话烂在了肚子里, “好了,我要去睡觉了,你们俩个收拾一下也早点休息吧。”我还没抬腿,衣服就又被那个小女兵拉住了,小冉坐在床上两条腿还夹住了我的一条腿很紧,我根本走不动,她俩同声说:“不行,你不能走,你得陪我们到天亮。”我甩了几下没甩开,我无奈的说:“我明天上午还要上班呢,现在很累。”“那也不行。”她们俩个还耍起了赖皮,我看了一下表都三点半了,算了吧,只好坐下,小冉很高兴,兴奋劲又来了:“小刘,你帮秦医生冲杯咖啡。”小冉又拿出她的百宝箱,打开后里面全是奶糖,巧克力,精巧小包装的食品袋,她剥开一块巧克力塞到我的手里,一边心有余悸说:“真的把人家吓坏了,现在手都是冰凉的,你不信摸摸看,嗨,快呀!你摸摸看。”我看了一眼她的小手,真的很白挺细嫩的,适合于做护理工作,我握住她的手,真的很凉,看来真把她吓得够呛,给她悟了一会,自己的手都凉了,我放开她的手对她说:“好了,你把手放到暖气片上暖和一下吧,天气也冷别被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