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男人传记】(13)作者:whitesheep12
【男人传记】(13)作者:whitesheep12
字数:61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死人,又死人,我可管不了那么多,把老子逼急了,那就操逼泄火

  天不遂人愿,这里本不是久留之地,可是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我们三男三女在解狼家里无所事事,解狼家里的食物被我们几个吃得所剩无几,我知道加上带来的两袋子干粮,也撑不了太久,总得想办法另寻出路才行,坐吃山空束手待毙可不是我会有的想法,到时候大家伙都得饿死,而我不想饿死,因为我知道活着总比死了好,活着,起码是对未来有一起期盼,死了,那就是和世界说白白,一切归零。

  眼见食物一天天减少,马上就要见底了,大伙儿心里也都有数,终于在期盼中迎来了好天气。

  下雨的时候就在筹划天气好了要打猎,挖些野菜,如今算是等到时候了,这几天我们和解狼的感情算是有所增进,大概这是唯一的安慰吧。

  趁着天气转晴,我们六人拿着工具出去了,工具大有叉子、猎弓、铲子等等,解狼惯用叉子,不过我和阿庆都不会用猎弓,商量下来就让他拿了猎弓,我则拿他惯用的叉子,阿庆拿铲子,三个女人则每人背个筐在身上,毕竟猎杀了猎物大家都要吃,若是不出力,就靠我们三个男人那真的累死人不偿命。我们在解狼的带领下,在山的周围寻找着猎物,运气不错,转了一圈就捕捉到了一些山鸡野兔,这里就不得不佩服解狼的射术了,精准无比,列无虚发,我都替自己有些担忧了,要是他愿意,把我和阿庆两人杀了也是举手之劳,抬抬手就能办成功的事情吧,因此,我在佩服他射术的同时又对他多了一丝防范之心。

  打了一会儿猎,感觉有些累,我们就找了块石头在上面稍作休息。

  就在这时候,前面传来了沙沙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倒吸一口凉气,一头熊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中,几人齐齐陷入了恐慌之中,相互张望了下彼此,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因为这可是天大的麻烦啊!

  解狼先开了口说:「不好!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几天没出门差点把这家伙忘记了,这山头是这头黑瞎子的天下。」

  我立即问:「现在如何是好?」

  他说:「这家伙皮糙肉厚的,就凭我们几个是对付不了它的,我们手头可没有刺穿它皮肉的工具!」

  我怒吼道:「那还等个鸡巴毛线!还不赶紧跑,小命要紧!跑起来!」
  眼看着黑瞎子来势汹汹朝着我们奔来,我们几个当然头也不顾地转身就跑啦,女人们本来就背着箩筐,里面又装了猎物,自然跑不快,很快黑瞎子就追了过来,三娘在最后面,没过多久直接被黑瞎子一掌,整个身体打穿掉了,血溅当场,看得我心里瘆得慌,此时此刻,也顾不得谁了,撒腿就跑,能跑多远是多远,再不敢回头望一眼。

  我们另外五个人跑了好久,累的不行,再往回看,亏得那黑瞎子没打算深追,杀了三娘以后就不再追来。

  跑了好长时间,隔了老远再往回望去,心有余悸,黑瞎子的厉害深入了我们的脑海,三娘横尸当场的血腥画面时不时浮现在脑海里,一句话,我们活着,运气也占了一成。

  本来该是大家跑的气喘吁吁,该是休息的时候,就在这时候,坐在地上的阿庆拿着铲子一铲往解狼身上打去,「砰」得一声,解狼整个人直接往下倒去,头部鲜血直流,我能看到阿庆脸部的扭曲不堪,他呲牙咧嘴又从容地说:「你让我失去了三娘,不杀你,你叫我的心怎么过得去!」

  阿庆整个人变得暴戾恣睢了起来,我当然要阻止事态,可是他正在气头上,地上的解狼看样子已经无可救药了,也就没有立马劝说,毕竟这家伙有害我们的心思也说不定呢!山里头有黑瞎子这么严重的事情竟然一次都没有提及过,这次是命好,我们逃开了,可是还是出乎预料之外,逃跑都跑出一身汗来,三娘死了!阿庆能不发疯吗!从别人手里到手的婆娘才没几天,说没就没了,换谁谁也受不了,阿庆的疯狂,是被三娘的死给刺激了,一起半会儿还真是难解心头之恨。
  解狼虽然被一铲子活活打死了,但是阿庆根本没停下手的意思,打的「哐当」直响。

  一会儿,兴许是累了,大娘和二娘都躲在了我身后,她们也没看到如此残暴的阿庆吧,这不被吓个半死才怪咯!

                *****

  回到解狼家里,解狼已经被打死,我们前怕黑瞎子,后怕渔村村民,可谓是进退两难,我心里当然想走出深山重回潇湘,可是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这事情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急不得,只能慢慢来。

  阿庆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不爱笑,板着脸,看着够阴郁的,我看着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开导他,三娘之死让痴情的他肯定无比神伤,我想,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是正做不过来的吧,心爱之人的死,对于人来说,最痛莫过于此!唯有时间才能冲淡它给带来的痛苦吧。

  看着阿庆心力交瘁,我却帮不上什么大忙,算什么弟兄!真是羞愧难当。
  万般无奈之下,我心里也憋着一股郁闷之气,操他姥姥的,心里有火,只能用操逼来麻木自己了,不然岂不是要把自己的火气给咽下去?

  于是趁天没黑的时候,我就把大娘和二娘叫了出去,让阿庆一个人冷静冷静,希望他能想得开吧。

  走了大概一段路,刚好屋子望不到的一个转弯处,这里本是解狼做的地方,至于用途我就不知道了。

  那天大娘被我撕了衣服以后,她就穿着一身狼皮衣服,如今静下心来细细看,别有一番风韵,充满了野性,再加上她那本来就挺翘的大屁股,更是有一股说不出的魅力,不过魅力归魅力,年龄实在是有些大了,我的兴致也就对她提不起来。
  不过么这不还有二娘吗,她三十好几的人,皮肤看着还行,眼下也不是挑三拣四的地方,有的操就不错了,就挑好的操了再说。

  我二话不说把裤裆脱了下来,正色道:「近日不曾做过,憋了太久,今日三娘一死,大伙儿心里都少许有些郁闷,索性死得是她,总比我们死了要好,那让我们苦中作乐一番吧。」

  邦邦硬的大兄弟在两女人面前露了出来,引得她们的夸赞。

  大娘俯下身子观摩着我的大兄弟,连连称赞说:「好大的宝贝,要的……要的……」

  二娘也不矫情,笑着说:「这样也好,这大棒子,可比老王的还要大上几分呢!」

  于是乎两人就在我的裤裆下跪舔了起来,左右开弓,一人一半,她们的口水很快把我的狼牙棒润湿,不愧为老王的女人,技术娴熟,口活那是杠杠的存在,我这狼牙棒在她们的舔弄之下隐隐约约有一种一泻千里的感觉,亏得我这胯下长枪不是凡物,这可是在千军万马之中杀出来的一杆霸王枪,两个女人,还是随随便便对付的来的。

  时不时我还呻吟声发出:「啊……舒服……这口活……啊……」

  总不能被女人用舌头舔到射吧,那岂不是很没面子,我立马就爆了粗口:「马勒戈壁!太舒服了!我忍不住了!」

  说完,我直接把二娘扑倒在地上,猴急地掰开她的大腿,把她的裤子脱落,猛地「噗呲」一声就把狼牙棒插进了她的水帘洞,然后奋力捅了起来。

  她舒服地叫出了声:「啊……好大……感觉……逼里面……被塞的满满的……有种……被撑爆的……感觉……」

  大娘看我压在二娘操逼,脸上颇为苦恼,不过她可不会说什么,她的身体可是够老实的,早就自己情不自禁地扣起了逼逼,那手指插逼逼的速度当然比我的狼牙棒插二娘要快得多多了。

  这倒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是望尘莫及的,大娘她一根手指在自己逼里捣鼓,那相当于牙签捣水缸,我操二娘,是枪枪入肉,深入其中,难以自拔,有着肉与肉的强烈摩擦,二者之间自然速度上天差地别了,至于享受,当然也是差的很远的,被我压在胯下的娘么浪叫声可是够尖锐的,真他妈逼的骚货一枚!

  我操了几百个回合,二娘就扛不住了,尖叫道:「啊……不行……不行……要高潮啦……啊……」

  一股水流从她逼里喷发出来,刚好与我的龟头正面相撞,不过我还远远没达到极限呢,我继续着动作,冷冷道:「居然这么轻易的高潮了,我还没尽兴呢!操死你……小骚货……嘿……呀……」

  「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淫荡的叫声,继续在我的裤裆下呻吟啊吧……哈哈……哈哈……」
  我还在二娘身上卖力地驰骋着,就在这是听到了大娘的叫声:「啊……」
  我抬头一看,她应该是获得了高潮吧,不过她的脸部表情和手指却告诉了我事情并不简单。

  我还没有射精呢,也就不理她的慌张,继续化为打洞机在二娘身上肆意妄为地操逼,直到累的不行,满头大汗的时候,终于把种子洒在了二娘的那块田地里,满满的一逼,基本是饱和状态,谁叫我蛋大如牛,又累积了很久呢?

  我把头搁在二娘丰满无比的胸前,碰触那份柔软,能听见她砰砰直跳的心跳声,心里想,逼果然还是嫩的操着舒服,那股爽翻天的劲头是由心里散发出来的,如果那天不是喝醉酒,我必然不会对大娘下手,那天真是昏了头了,误把大娘当阿娇,现在想来,这可是要起一身鸡皮疙瘩的事情啊!

  我在二娘身上大口喘着粗气,这时候大娘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过来,颤声说道:「阿毛……看……看看……你……后面……」

  一听她说的断断续续的,想必肯定有事情,我猛地转头一看,浑身一抖,妈呀,一个死人骷髅头,这下我也被吓得不轻,整个人连滚带爬跑了一小段路,裤子还没提上呢!

  不过回头细想一下,不就是死人骷髅头吗,有什么好怕的,女人就是女人,怕东怕西的。

  一想不对后我又回到了操逼的原地,二娘还在那里呢,被我操得腿软,想来也跑不动路。

  我直奔大娘走去,皱眉道:「大娘哎……你这大惊小怪……一惊一乍……没事都要被你吓个半死……区区一个骷髅头……这有什么好怕的……」

  大娘一看我板着脸,知道我心里不爽,跪地说:「我……我这不……女人家……胆子小……谁知道……你……你一个……大男人……也这么怕……啊……」
  这他妈是在说我胆小,我怎么听不出来呢,二话不说,直接一个耳光打在她脸上,喷了口吐沫,用手指猛戳她的头部,气愤道:「什么话!老子会怕!你个臭逼!看老子怎么当着死人骷髅头的面操你!」

  一巴掌下去,效果立竿见影,大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不敢顶撞我了。
  我火急火燎地把那个罪魁祸首「骷髅头」拿在了手上,洒然一笑:「你看,我阿毛怎么说也是个够胆的人,竟然敢说我没种!」

  我拿着骷髅头放在她眼前,大娘吓得直接用双手捂住眼睛,我火道:「屁股撅起来,抬高点!」

  她在我的淫贼逼迫之下照做了,我把骷髅头放在她身下,邪笑着说:「低下头,好好看你身下的骷髅头,有那么可怕吗?」

  大娘颤声道:「怕……怕……」

  我用双手揉捏起她的大屁股,拍打了几下,喝道:「那就多碰碰呗!」
  我直接把她的身子压在骷髅头上,她急道:「啊……不要……」

  「女人说不要!那就是要!」我向二娘找了招手,「你过来坐在她身上!」
  二娘看我火气不小,也就乖乖就范,一屁股压在大娘身上。

  我酝酿了一口口水吐在大娘的屁眼里,吩咐二娘说:「给我用你的手指插他丫的!给我狠狠捅她屁眼,让她长长记性,老子阿毛可是正宗的纯爷们!有屌的男人!怕个卵!」

  一看二娘有些束手束脚,我赶紧把她手拉过来猛地戳进了大娘屁眼里面,看着二娘在捅大娘屁眼,看的心里莫名的高兴,笑着说:「对,对,就是这样,给我狠狠捅她这个老屁眼!哈哈哈哈……」

  眼见二娘开工了,我也不能闲着,我再次脱下了裤子亮出了狼牙棒,毫不犹豫地插进大娘的逼里,恶狠狠地说:「你这臭婆娘……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呢?敢说我没种?这样尝到我的厉害了吧!嗯?」

  大娘颤声道:「我错了……啊……好大……好硬……啊……」

  我使劲在她的大屁股上掐了一把,淫荡地问:「如果你求我操你的话,我还是能给你的?」

  大娘点头道:「要的……要的……用你的大棒子……操我……使劲……操我……像娟子一样……捅屁眼一样……使劲操我……」

  「既然这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嘿嘿!」我舔了舔舌头,往二娘的大奶子上面舔去,弹性十足,瞪着脚使劲颠簸,在大娘的逼里插,这种感觉简直爽翻天,女人们的叫声是我努力的动力。

  舔大奶,摸大奶,操大屁股,人生在世,最爽不过如此,操了好一会儿时间,女人们已经高潮了几个回合,在狼牙棒要爆发的时候,我利索地拔了出来,然后把大娘和二娘往旁边一推,抖动了下狼牙棒,大股白花花的精液从棒子里喷洒出来,我是对准骷髅头的,所以很快那个骷髅头被我喷的体无完肤,不成样子,就这样,精液骷髅头成了我的杰作。

  我伸了下懒腰,出声说:「真是怪了,平时操逼射精以后都会很困,今天这是打了鸡血了,竟然还是精神满满呢!」

  我拿起那个被我用精液射了满脸的骷髅头,嗤笑了声:「人都死了,还用什么吓人呢?滚吧!」

  我把骷髅头高高举起往远处砸去,它就这样消失在我的事业里面,毕竟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无比晦气的东西,操逼操到一半被它打断了我的节奏,我的心情当然颇为气急败坏的。

  不过么,现如今,一炮解千愁,心里的郁闷之情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拍了拍地上的大娘和二娘,笑着说:「对不住二位了,操逼时候我就像变了个人,只顾自己爽了,不知道你们现在如何?」

  这两婆娘估计是被我操服帖了,大娘把我大腿抱住了,二娘也学着把我另一个大腿抱住。

  等了半晌,大娘说话了:「主人,请你不要嫌弃我,我要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

  二娘点头接腔道:「阿毛哥,我和姐姐只有你一个依靠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千万不要抛弃我们呀?」

  我把射完精后还听着的狼牙棒凑到她嘴前,无耻道:「那是自然,这荒山野岭的,我们都要相互依靠,有了你们两个,我这精力也算有了发泄处,不然真要把人憋死,我下面的大兄弟还精神着,帮我吹吹,吹完了我们再回去,不知道阿庆怎么样了?」

  二娘笑着把我的狼牙棒捧在手心,轻轻地套弄着,再张开嘴唇用嘴唇摩擦我的龟头,这酸爽,让我的身子如遭电击,麻痹当场。

  我看下面还有空间,对着大娘说:「她帮我吹箫,你也别闲着,帮我吹蛋蛋?」
  「好的。」大娘就闭着眼在我的蛋蛋上亲吻着。

  两张热情的嘴在我的狼牙棒和蛋蛋上不停地亲吻着,「刺溜」「刺溜」的口水声让人百听不腻,这是极好的享受,我也就呻吟不止:「不错……就是这样……舌头在龟头上打圈……舌头在蛋蛋上滑动……啊……真是要疯掉了……我能感觉到……我对操逼的渴望……又回到了起点……毕竟操逼本该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啊……」

  两个女人用笑脸面对着我,我当然心里乐开了花,胯下狼牙棒虎虎生威,在两人的伺候下有种突破天际的感觉,犹如一座高无止境突破云霄的山峰在屹立了千年之久后突然要坍塌的迹象,犹如第一次操逼的窘相,射的通透又无法阻止。
  我歇斯里底地咆哮道:「啊……要……要……出来了……出来了……你们……你们……给我接好了……我的精液……啊……」

  精如水流,朝着两女的脸上射去,很快她们被我射的面容模糊起来,这次射完后,我身子一阵虚弱,颤抖着靠在了两女的身上,虚弱无力道:「辛苦你们了,怎么样?我的精液味道还可以吧?」

  大娘笑容满面道:「可以……可以……这西瓜味……好吃得很哪!」

  二娘把我的精液咽下肚子,点头说:「还真是这样啊,真是奇了怪了!」
  我不以为然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要亲身体验才能深有体会,不然就是一无所知,好了,你们扶我一把,我们休息会回屋子去。」

  「嗯。」大娘二娘异口同声道。

  我看了看裤裆里再也打不起精神的大兄弟,今天是操逼过度了,不过心里爽透,休息完后,我在大娘和二娘的搀扶下往回走了,看着要落山的夕阳,心生感慨,走不出深山野林又何妨,我左一个大娘右一个二娘照样日子过的风流快活,总之一句话,有逼操的日子总比没逼操的日子强的多,毕竟哪!操逼可以使人的身心愉悦,忘乎所以!所以嘛,我下定了决心,日子要过好,操逼不可少!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